学习华为IPD变革的企业如何避免失败(六)

学习华为IPD变革的企业如何避免失败(六)

日期: 2019-10-16

王晓彤看张笑天把碗斜起来喝完最后一口汤,心满意足的样子像个可爱的BOY,不禁笑出声来。

张笑天对面食确实很讲究也很偏爱,虽然从外表看张笑天很像南方人:外表儒雅,说话不紧不慢,其实是地地道道的北方人,所以对面食有一种说不出的偏爱,一个月不吃一顿面食,就感觉缺点什么似的。

这碗日本拉面把张笑天的味蕾给炸开了,让他想起小时候过生日的时候才能吃到手擀面。

微信图片_20191016135556.jpg

张笑天腼腆的笑笑:这家拉面真不错,你是怎么找到的?在南方很少找到这么正宗的面馆。

王晓彤漏出得意的笑容,“只要帮我变革成功,下次带你去一家味道更赞的面馆,”张笑天吐了吐舌头。

王晓彤哈哈大笑,张笑天在谈到工作和专业的时候一本正经,认真的像个大学教授,让人敬而远之。但在生活中,又是另一个张笑天。

外面下起了绵绵细雨,凉爽而干净。

“我们走走吧,边走边说”,王晓彤提议到。

风很小,雨很细,吹到脸上痒痒的,很舒服。

“你说任正非胸怀大志,想引入世界一流的管理来构建华为世界级的竞争力,但下面一帮大将表面支持,内心并不买账,下面暗涌流动,外界认为是任正非胡萝卜加大棒,喊打喊杀把下属搞定,让变革推进下去,你说这是对任正非的误解,那么到底怎么回事?”王晓彤迫不及待的问到。

微信图片_20191016135611.jpg

“中国企业愿意学习标杆,这很好。但存在两个问题:第一爱学习也爱遗忘,喜欢赶时髦,之前学GE,学微软,学百度,学阿里巴巴,学小米,现在中美贸易战把华为推动风口浪尖上,大家又开始学习华为,总是学习,但又总是遗忘;第二喜欢选择性学习,只愿意学自己想学的,或者更具体来说只想学容易学的。”张笑天一脸凝重的说道。

“就拿IPD变革来说,外界盛传的任正非喊打喊杀,要‘削足适履’,要‘考试考试再考试,让不合格者下岗’,大家甚至不做思考就纷纷效仿,但是成功的有几个?”

这个问题也困扰王晓彤很久,她也一直思考,为什么这么多企业学习IPD,但是很少有企业取得像华为这样的成功呢?原来是这样。

想到这里,王晓彤说您的意思是,因为“胡萝卜加大棒”容易学,所以大家关注到的是这些?大家只看到了容易学的或者说自己想学的,任正非真正的变革之道更复杂,很少有人愿意去了解或者愿意去学?”

张笑天对王晓彤投来赞许的目光。

微信图片_20191016135615.jpg

“是的,这也是很多企业学习IPD失败的原因,胡萝卜加大棒也许在推动IPD变革中是需要的,但是如果IPD变革中只有胡萝卜加大棒的话,等待这家企业的只有一个结果——就是失败。”

“那应该怎么做呢?”王晓彤问。

“你知道约翰科勒吧,他是世界顶级的企业领导与变革领域权威,33岁即成为哈佛大学的终身教授,被称为“变革之父”,他通过研究上百家企业的变革,提出了变革八步法,实际上任正非在华为推动变革是严格遵从变革的8个步骤的。”

“能不能仔细讲讲这八个步骤?”王晓彤问。

约翰科勒认为变革的第一步是建立紧迫感,教授认为真正的紧迫感是领导变革和应对危机的关键,但却没有人发现它。

微信图片_20191016135619.jpg

约翰科勒还专门为此写过一本书叫做《紧迫感》,在里面有这样一段话:“我曾经屡次被人问起一个问题:“人们在试图进行变革时所犯的最大一个错误是什么?”我再三考虑,最后决定对此的回答:他们没有在足够多的人当中建立足够强的紧迫感,把它当作跳板,向某个新的方向奋然一跃。”

看出王晓彤对此有些疑惑,张笑天接着道:“好,我们想象这样一个场景,想象一下:你住在 37楼,在你家阳台有个两个手掌宽的木板通向对面的阳台,现在我让你爬过去,你会不会爬?”

王晓彤摇摇头,调皮的问:“爬过去有什么好处吗?”

“对面阳台有50万人民币,爬过去就是你的。”

“500万也不爬”王晓彤吐吐舌头笑着说。

“好,现在你的阳台上着火了,不爬过去就会被烧死,你会不会爬?”

“你这个人真讨厌,那当然得爬”王晓彤道。

微信图片_20191016135623.jpg

王晓彤仿佛意识到自己公司推行IPD失败的原因:根本没有建立紧迫感,谁都不愿意爬阳台啊!

“对,这就是紧迫感的作用,你想想对于一家60%-100%增长率的企业,销售额超过两百亿,位列中国电子百强之首,下面的人有变革的动力吗?紧迫感吗?”张笑天讲。

“不光没有紧迫感,我估计啊每个人都感觉好的不得了。”

是的,这就是当时华为变革的处境。

很多时候增长,以为是自己的努力,其实不过是坐在行业的快车上。

科斯林讲过:优秀的企业在公司发展好的时候看看窗外,在行业发展不好的看自己。

而平庸的刚好相反,任正非当然知道华为是坐在行业的快速发展的火箭上,清楚问题所在:那个时候的华为研发也开发了很多产品,根本就不是客户所需要的;而且质量不稳定,产品一出去开局,问题频发,瘫局时有发生,老板到处救火,火却越烧越旺,生生不息。

GSM的MSC从G3到G6一直没有市场突破,UMTS V8也遭遇失败。

任正非回忆这段经历:“我无数次地去北京,仍然得不到一个开试验局的机会,我们提出以坂田基地为试验的要求也得不到同意,我们为我们偏离客户需求、固步自封、以我为中心付出了多少沉重代价。”

但是不是每个华为人都有任正非这样的危机感,虽然他们有时候也抱怨,但是内心里认为:这是我们行业特点,我们这个行业就这样,我们这个公司就这样。”

“那么任正非是如何而营造紧迫感的呢?”王晓彤问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------未完待续


从技术走向管理公版.jpg

公众号.jpg


选择罗兰格,选择专业

关注公众号
查看更多分享内容

湖南快乐十分 湖南快乐十分 湖南快乐十分 湖南快乐十分 湖南快乐十分 湖南快乐十分 湖南快乐十分 湖南快乐十分 湖南快乐十分 湖南快乐十分